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传世私服广告 > 正文

我是一个兵:今天,和你说说心里话

作者:传奇广告代理 来源: 日期:2017/8/1 20:19:56 标签:传奇广告 传奇私服广告代理 传奇一条龙

原标题:我是一个兵:今天,和你说说心里话

他们入伍前,身份各异。有海归硕士、有初出校门的大学生还有的从技校或中专毕业后报名参军。兵营历练,他们练出铮铮铁骨,更有铁汉柔情。90后战士,文武双全、一岗多能。当过炮兵、通讯员、军械员还做过文书,文能登台演讲,武能带领新兵执行应急处突任务。95后独生子,是家中的第3代军人,从小立志要当侦察兵,为了不因个人连累团队,隐瞒伤情,完成每天5公里负重跑、武装泅渡等项目,不落下任何训练科目……

他们保卫着国家的安宁和人民的幸福,守卫着祖国的边疆、海岛,他们更诠释着当代中国军人的风采和形象。(赵琳琳)

我是步兵  什么苦都愿自己扛

在战友眼中,他训练有素、带兵严格,是个不可多得的多面手;在家人眼中,他懂事、孝顺,有困难都能够独立克服;

而在女友眼中,他靠谱、体贴,是一个很有担当的男子汉。

出现在记者眼前的卢钿,身穿一件部队发的纪念短袖,没有多余的装扮,显得格外干练;

他的身上散发着与年龄不匹配的成熟与稳重,言谈举止中流露出十足的谦逊。

提及在部队的事情,卢钿的双眼迸发着光芒;对于在部队的这些岁月,卢钿十分感激,他坦言是部队生活令他如此快速地成长。而谈及自己的业余爱好,卢钿也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音乐和街舞的喜爱。

卢钿 受访者供图

 卢钿

来自广东汕头,是一名95后的战士,下士军衔,驻地为广西防城港市。年纪轻轻的他如今担任解放军某部一营一连迫击炮班班长,同时也是一名预备党员。

在入伍当兵的近五年时间里,他四次获得营连嘉奖,其间两次带伤坚持完成集训。不仅如此,他还是部队里的文艺骨干,街舞、唱歌、弹吉他、演小品都是他的强项。

谈训练:立志当侦察兵

卢钿出生于1995年,是家里的独生子。父辈三代都当过兵,当兵的这个念头很早就在卢钿心里发了芽。加上后来热播的电视剧《我是特种兵》的影响,卢钿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去当兵的想法。从技校毕业以后,他主动报名入伍,“我父亲知道我要去当兵后很支持,并嘱咐我不能半途而废。”满载父辈期望的卢钿在2013年9月正式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

初到部队的日子对卢钿来说是煎熬的,每天重复而繁重的基础训练让他感到沮丧。“环境的变化加上与期望值有落差,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克服。”据卢钿回忆,后来是父亲的一番话点醒了他。“我父亲跟我说,自己选择的路,就算是跪着也要走完。” 从那之后,卢钿不再抱怨,有什么苦都自己扛,很快就用自己的表现引起了连长的注意。

卢钿 受访者供图

受电视剧《我是特种兵》影响,卢钿一直渴望当一名侦察兵。2013年底,他第一次报名侦察兵集训,然而却被淘汰,这让他沮丧万分。时任部队连长刘忠正看出了卢钿的雄心,便把他招到自己身边当通讯员。当通讯员的半年时间里,卢钿不仅要协助连长处理各类文件,还要负责一层楼的卫生工作。

这段经历让他变得耐心、严谨。卢钿心里无时无刻都在惦记着侦察兵集训。刘连长看出了卢钿的心思,在2014年下半年安排他去跟其他班排一起训练,并极力向部队推荐卢钿参加下一年的集训。功夫不负有心人,卢钿如愿地参加了2015年3月的原广西军区侦察兵集训。“刘连长就像我的导师一样帮助我成长,他原本也是一位优秀的侦察兵。”

谈伤病:再煎熬也要集训完

现实是残酷的。侦察兵集训的艰难程度远远超出了卢钿的预计。科目之多、强度之大,非一般人能吃得消,而伤病更是家常便饭。在一次攀登训练中,由于长时间训练所积累的疲劳,身背20多斤装备的卢钿不慎从二楼摔下,造成脚踝扭伤。训练结束后到医务室检查才知道是脚踝处骨裂了,医生建议他休息。但卢钿隐瞒伤情,敷了药继续归队训练。顽强的意志力让卢钿以优异的成绩顺利完成了所有科目的考核。

7月回到连队以后,在2015年9月,卢钿转为士官留队,其部队生涯开启了新篇章。

2016年3月他又报名参加了广西防城港军分区预提指挥士官集训,集训过去一半的时候,伤病再次袭来。卢钿在一次腿部力量练习的时候旧伤复发,整个人跪到了地上。卢钿的脚每天都要打很厚的绷带才能参加训练,每天晚上回到宿舍都要去洗手间泡脚、敷药,那种煎熬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卢钿自己也承认,在那几个月里哭过好几次,但他不愿意拖累部队,更不愿意求助别人,每次只要一有放弃的念头产生,他就会用父亲的话来激励自己。回首往事,卢钿觉得那次集训的后半段自己真的是跪着挺过来的。

经历过这次刻骨铭心的集训,卢钿得到了全方位的成长。回到连队后,卢钿担任迫击炮班班长,并负责一个科目的教学。说起自己的好人缘,卢钿谦虚地表示,自己不喜欢分上下级,平时也爱和战士们一起玩,不会因为自己是干部而摆架子。

谈爱好:爱唱又爱跳

除了军事素质过硬以外,卢钿更是文艺骨干,唱歌、跳街舞、组乐队、演小品无所不能,连续四年编排节目参加军区总部的迎新晚会,获得了部队领导和战友们的肯定。

说起跳街舞,卢钿略为羞涩。他说自己生活中就是一个比较爱玩的人,喜欢听歌和跳舞。“学街舞的时候我还在上初中,当时家里并不支持,我都是去网上下载视频偷偷自学的,后来去了家乡当地的舞社当舞蹈队员,才接触到了真正的训练和表演。”低调的卢钿最开始并无意在部队里展现才艺,只是恰巧有一次周末无聊跳起了街舞被战友们发现,这才被推上了部队的大舞台。由他自编动作的街舞获得了时任部队领导的赏识。

说到唱歌和组乐队,卢钿则是感慨良多。他从小爱唱歌,但家里条件并不允许他学乐器,入伍后认识了一个吉他弹得很好的战友,这才让卢钿萌发了学吉他、组乐队的念头。“部队里的文艺活动不能少,总部也很支持我们,从不同的连队帮我们物色有才艺的同志,我们每年会不定期聚到一起集训,把自己喜欢的歌重新改编,然后在晚会上呈现给大家。”

卢钿喜欢摇滚乐,他在乐队中担任主唱及节奏吉他手,他们会把歌曲用摇滚的方式呈现出来。也正因为素质过硬,卢钿和乐队的节目连续四年获邀参加部队的迎新晚会,并且每次都是作为压轴节目登场。在2016年的迎新晚会上,卢钿更是一人参加了街舞、唱歌、小品以及乐队等四个节目的制作及演出。(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蔡凌跃)

对话

记者:当年集训受伤了为何不向战友们求助?

卢钿:当兵的人,受伤都是家常便饭。而且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我在部队待久了,什么事都习惯一个人扛。当了班长之后更是这样,不可能只想着自己,要顾及战友们的感受。

记者:脚伤现在还对你有影响吗?

卢钿:当时没及时治疗,伤口现在不能完全愈合了,一到气候变化的时候还是会有点痛,但我在训练中还是会全力以赴,因为当班长要带好头。

记者:退役后想过从事什么行业吗?

卢钿:现在还没想好,眼下还是以部队工作为重。当兵的人成长得快,也吃得了苦,以后无论做什么行业都不怕无法适应。

我是边防兵 蚂蟥叮不怕

2012年中专毕业入伍以来,韦俊彬历经了炮兵、通讯员、军械员、文书、班长等不同岗位的历练。现在的他,文能写稿、登台演讲、唱歌跳街舞,武能执行排弹任务、带领新兵应对边境应急处突事件,在文武岗位轮转上毫无压力。农家出身、中专学历的韦俊彬觉得,军营就是最好的大学,给了他最棒的青春成长。

韦俊彬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邵权达摄

韦俊彬

1994年出生,来自广东普宁市,驻地云南德宏。文能写稿、登台演讲、唱歌跳街舞,武能执行排弹任务、带领新兵应对边境应急处突事件,在文武岗位轮转上毫无压力。于2015年、2016年连续被评为“优秀士官”。

守护祖国领土是最大责任

穿过普宁村镇上密密麻麻的潮汕特色围寨,韦俊彬的家落在一所祠堂旁很不起眼的一小间。“家里有三兄弟,有一个能保家卫国,我们觉得很好。”母亲说。

年少时,韦俊彬就向往军营,对身穿军装怀着懵懵懂懂的期待。中专毕业后,他工作了四个月,虽然开始赚钱,却感到自己不够成熟,想去部队锻炼一番。“部队是成为真正男子汉的地方。”2012年12月,韦俊彬被分配到了云南德宏的边防部队。

彼时的韦俊彬对边防战士还没有概念,第一次去到那么远的地方,且每年过年都在驻边,一年半才能休一个月假,也时常想家。韦俊彬一进来部队就被安排到了炮兵的岗位,没少吃苦。早饭后的每日训练,他们需要背着百来斤的重型武器穿行在云南地势复杂的森林和高地里。蚊虫肆虐、暴雨突袭、湿热难耐,都是他的日常考验。“经常训练结束后手上脚上爬满了蚂蟥”。但韦俊彬认为,“在哪里当兵都一样。总有别人没吃过的苦。”

在云南边防驻地,也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危险。

一次,韦俊彬随分队去山上执行日常巡逻。卡车顺着一段倾斜的黄土路往上行驶。由于刚下过雨,道路又滑又烂,还有往下塌陷的危险。最后,一行人只能踩进泥泞的黄土里,一步一个脚印地执行完巡逻。出去执勤一连几天,士兵们还要自己带菜米,就地挖灶做饭。

作为边防老兵,最让他感到军人肩上责任的并不是紧急意外事件,反而是每次的日常执勤。“守护祖国的每一寸领土就是最大的责任。”因为出色完成各项任务,韦俊彬于2015年、2016年连续被评为“优秀士官”。

“军营给了我大学的教育”

“很多人是看了《我是特种兵》来参军的,进入军营里结果发现情况不一样。”韦俊彬已经算是连队里的老兵,年纪最小的兵是1999年出生的。考验他们的不仅有紧急情况,更有耐得住寂寞的决心。“作为90后,刚开始担当很少,军龄越长责任越来越大。不能误人子弟,要把新兵带好。”已经连续带了四年兵的韦俊彬越来越有经验。

外出执勤和应急处突的大部分时间,这些90后的士兵们都待在军营里。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中,他们学会了创造乐趣。从早上起床叠被子开始,整个连队离不开“赶、帮、超”三个字,跑步、吃饭、引体向上都要互相挑战。他们甚至会用钢管和水泥板自制哑铃来锻炼。

在部队里,连队也组织大家参加“快乐周末”等文艺活动。周末在营地里打打台球、聚在一起看《热血尖兵》等电视剧、在KTV里唱唱歌等。韦俊彬也是连队里一把文艺好手。从2010年就自学了跳街舞。连队里举行演讲比赛、歌咏比赛都会首先推举他参加,而他也不负众望,总能拿个不错的名次回来。

韦俊彬所在连队整体学历以中专为主,还有一些大学生和高中生。他坦承,自己也有学历的压力。“通过看书、与人相处互相学习来提升自己。”第二年,韦俊彬成了通讯员,多做文字工作。

有时候,他会和连队里的大学生交流他们过去的生活,结果发现和部队生活有异曲同工之妙——除正规上课时间,其他时间可自由支配学习知识。他很珍惜地说,“军营给了我大学的教育。”

到今年12月,韦俊彬就在部队待满了整整五年。目前他是班长,每次执行任务就相当于一个总指挥,分配小组长,带领战友们办事。新兵刚开始的“爬战术”会感觉有点苦,班长就自己示范,让他们模仿,边做边说动作要领。“我们90后不喜欢动嘴皮子,就喜欢做给别人看。”

训练加强、军备改进,部队对军人的综合素质要求越来越高。

韦俊彬认为,自己在指挥作战等方面还有一定提升空间,还要多学习文化知识,才能跟得上改革的步伐和要求。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逸男 实习生宋昕航、张群、刘玲 )

我是驻岛兵 日跑二十圈

近日,广州日报记者来到北海市涠洲岛探访该岛驻地战士冯健荣。自2004年来到涠洲岛,冯健荣已先后8次被评为“优秀士官”,其所带的班级更是连续十年被评为“先进班”。18岁离家,今年32岁的冯健荣在涠洲岛度过了漫长的十四年。从初来时的平房、泥地到如今整洁亮堂的营地,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有冯健荣和战友的心血。在班级新兵眼里,这位入伍十四年的老兵如同家长,夜里都不忘为贪凉的新兵盖上被子。然而在训练场上,他却是最严厉的教师,他以高标准要求战士,同样也以高标准要求自己,连续三年,他都在北海分区尖子比武竞赛中争得第一。

冯健荣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波摄

冯健荣

  驻地广西北海涠洲岛。1985年2月生,广东江门人,历任战士、副班长、炊事班长、迫击炮班长等职,先后8次被评为“优秀士官”,荣立三等功3次。2014年~2016年连续3年代表连队参加北海军分区尖子比武竞赛摘得第一。

扎根基层14年如一日

14年前,冯健荣来到涠洲岛驻地时,涠洲岛还不是如今客似云来的旅游胜地,基本设施并不完善。

14年来,他带的新兵一个个成长起来,他所守护的这片土地也一天天热闹起来,白墙绿树相互辉映,柏油马路修好了,岛内国防工事也趋于完善。

每周,冯健荣所在的连队都会派战士去巡逻岛内国防工事,有时,出了些小问题,冯健荣和战友还会修补修补。多年的军队生活,冯健荣成了多面手,他会做泥匠工的活,营地里战士们训练用的哑铃便是他们自己用水泥和泥桶自制的。他还会修水电,也是连里的大厨,提起冯健荣的手艺连指导员都赞不绝口。

甚至,在种地上冯健荣也是能手。冯健荣和战友们在营地里种了一大片菜地,南瓜、茄子、韭菜、白菜,各类菜品齐全。在这个一百来人的连队里,他们自给自足,刚摘下的南瓜经由炊事员简单的蒸煮便是战友们一道心爱的美食。冯健荣和战友们一起修剪草坪、种植小树、翻整菜地、维修房屋,虽然辛苦,却也别有乐趣。

多年扎根基层,冯健荣并不觉得苦,这个总面积24.74平方千米的小岛,冯健荣和战友当家一样爱护。

既是严师也是家长

连续十年,冯健荣所在的班级都获得了“先进班”,这并不容易。因为带新兵工作突出,他还曾获得三次三等功。聊起曾带过的兵,冯健荣面带自豪。在老班长冯健荣心中,他带的兵既是他的孩子,又是他的学生。在训练场上,冯健荣非常严厉,生活中,年纪稍大的他又为班里的战士操起了家长的心。

冯健荣所带的班级里有十二个战士,每个人,他都会细心观察他的性格和身体素质,了解其家庭情况,哪个战士来自哪里,冯健荣张口即来。

18岁的湖北恩施新兵许辉武才来涠洲岛一年,于他而言,训练场上的冯班长虽然严厉,他也吃过不少苦头,但他却并不怕班长,反而极为尊敬冯健荣。班上的战友们都住一个房间,有的年轻战友贪凉,晚上不盖被子,冯健荣看到了都会帮他们把被子盖上。不热的时候,后半夜,冯健荣还会起来把风扇关掉,避免班里的战士们感冒生病。

冯健荣如同家人般的体贴,班里的战友都看在眼里。对他们而言,从全国各地来到涠洲岛,是冯班长带领他们一步步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也是冯班长,让这里变成了他们的家。

然而,一到训练时,冯健荣就变成了不苟言笑的冯班长。每一个动作,战士们都必须做到位,能完成的项目,就必须高标准地完成。冯健荣坐姿挺拔、目光严肃,“训练不能马虎,军人要保持最佳的身体状态,随时遂行作战任务。”

冯健荣以高标准要求班里的战士,也同样以高标准要求自己。除了巡逻,每周有三天,冯健荣和战友都要进行技术训练、战术训练、体能训练,32岁的冯健荣在营地里已经是“老大哥”了,同18岁体力正旺盛的新兵相比,冯健荣并不占优势,但他从不因个人年龄和资历放低对自己的要求。

每天,冯健荣都和战友一起绕着营地跑20来圈,共计5公里,风雨无阻。为了保持体能冯健荣从来都是主动要求加训。训练时只被要求做30分钟的项目,冯健荣会自己主动做40分钟。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冯健荣,2014年、2015年、2016年连续三年代表连队比武竞赛都获得了第一。

冯健荣严厉,却并不严苛。他会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素质灵活决定是否加训,避免战士们有不必要的受伤。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诗蓝)

我是侦察兵 海外扬军威

参军入伍、献身国防是潘孔彬儿时的梦想。2011年,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硕士毕业后,21岁的潘孔彬毅然回到家乡,只为圆梦参军。2011年12月,潘孔彬终于穿上了军装,成为英雄部队中的普通一兵,也成为全军为数不多的“海归”士兵、硕士士兵。带着“海归硕士”的光环,潘孔彬展开了军营之旅,他用自己的努力证明着,他是靠拼搏成长起来的“拼二代”。

潘孔彬在训练中。(受访者供图)

潘孔彬

1989年11月出生,籍贯广东佛山,驻地广西贵港,海归硕士,2011年12月入伍,党员,上尉军衔。历任战士、班长、排长、作训参谋、现任某旅侦察科参谋。他先后被评为团“优秀士兵”、师“十大军事训练标兵”、集团军“十大塔山先锋人物”“塔山之星”、军区“理论学习之星”“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年度新闻人物”,荣立三等功3次。

圆儿时梦:走出校园走进军营

今年27岁的潘孔彬已经是入伍近六年的“老兵”,上尉军衔,正连级。“我从小就有当兵的想法。”潘孔彬告诉记者,他年少时经常跟着爷爷一起看战争片,对于军人有着由衷的崇敬。在电视上看到大阅兵时,他觉得军人“威风极了”。潘孔彬说,可能就是在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他决定要当一名军人。

潘孔彬的家乡是佛山顺德,父亲是生意人,年少的潘孔彬在优越的生活条件下成长。由于家境殷实,很多人都称他为“富二代”,他自己非常不喜欢这个称呼。潘孔彬学习非常刻苦,他要用行动表明,自己并不只是因为家庭条件好才能取得成绩。

2007年,潘孔彬高中毕业后,考取了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城乡规划专业,随后硕士转读运输规划专业。“我雅思考了6.5分,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而且在数学、物理等方面的成绩也很好。”潘孔彬说。

2008年,汶川发生大地震。在英国留学的潘孔彬清楚地记得那些救灾军人的身影。“有些军人甚至为救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代表了中国无上的光荣。”这也让潘孔彬参军的梦想,从种子开始生根发芽,他立志成为一名军人。

潘孔彬是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硕士。

2011年,临近毕业时,许多同学忙碌于在实习的公司积极表现,潘孔彬则已经准备好了行囊,打算一毕业就回国报名参军。“临近硕士毕业时,父亲有两个建议,一个是继续读博士,另一个则是去军营磨炼一下。”潘孔彬说,自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军营。准备了半年,他终于在那一年12月登上了前往军营的大巴车。

潘孔彬回忆说,对于当兵这件事,父亲是比较支持的,而母亲和姐姐则非常反对,怕他在军营里吃苦。亲戚朋友中也有人认为“当兵不切实际,还不如跟着父亲去做生意”。

“我就想趁着年轻,干点有意义的事,就是当兵。”潘孔彬说,在送别时,母亲和姐姐都哭了,父亲也只是将泪水忍住没有流下来。

接受磨炼:从青涩少年到成熟军人

“现在想想,当时身体的负担不大,但是精神负担很大。”潘孔彬说,初入兵营时,他的精神负担相对比较大。

带着“海归硕士”头衔的潘孔彬,在军营中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他自己则觉得生活有些不一样了。“以前是比较自由的,想干什么,只要不违反道德法律,都是可以做的。”进入军营后,潘孔彬发现许多事情想做不能做,就连上厕所都要先向班长打报告。打电话向家里报平安、饿了想吃东西这种事,也需要打报告。

“我到部队就是来磨炼的。如果连服从部队管理都做不到,还当什么兵?”潘孔彬说,经过自己心态的不断调整,他慢慢适应了部队的生活,发现服从部队管理也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在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之后,他已经基本可以融入到部队的环境中。他说,当兵是自己的选择,而作为军人,“服从命令是第一天职”,“当兵就要有个当兵的样子”。

潘孔彬军事训练和其他方面的表现都十分优异,在参军的第一年,他就获得了团“优秀士兵”、师“十大军事训练标兵”荣誉。

“我当时其实体能等方面还没有(达到)最好,5公里才跑了21分钟左右,负装备跑才22分钟多。”潘孔彬笑着说,2015年他当上排长的时候,负装备跑成绩能够达到20分钟,装备的重量在20斤左右。

在经历过第一年的“风风火火”之后,潘孔彬的第二年军旅生活,给他带来更加丰富多彩的内容。

2013年,他作为一名战士,参加了在文莱举行的东盟“10+8”人道主义援助救灾军事医学联合演练,负责翻译和联络的任务。在他的印象中,周边负责翻译、联络的军人以干部居多,战士相对较少。

有四年留学经历并且经过部队过硬训练的潘孔彬,出色地完成了在联合演练中的任务。结合他的优异表现,他当年被评为集团军“十大塔山先锋人物”。

他介绍说,他之前所在的部队因塔山阻击战而获得“塔山铁军”称号,能够获得集团军“十大塔山先锋人物”,他觉得是非常值得自豪的荣誉。

在入伍第二年年底,潘孔彬成为班长,第二年也是义务兵服役期满退伍的一年。

对于是退伍还是继续留在军队,潘孔彬说,当时他根本没有什么纠结,也没想过当两年兵就退伍。“当两年兵的经历可能才接触到皮毛,与我想到部队学习、经历的还差许多。”

直到第三年,已经离家两年多的潘孔彬才再次回到了顺德的家中。“他们都说我变成熟了,而且也有了军人的样子。”他告诉记者,曾经反对他当兵的母亲和姐姐,在看到他的变化之后,也开始同意他继续留在部队,她们也认为部队适合年轻人去磨炼,让潘孔彬曾经的青涩变成了现在的成熟。

“他们说,现在一眼就能看出来我是个军人,有着军人的气质和魅力。”潘孔彬笑着说。

畅想未来:我的梦还在军营里

在参军第三年的年底,潘孔彬被派往郑州的军事学院进行学习培训,从一名士官成为一名军官。

结束培训回到部队后,他参加了集团军范围的选拔,成为100多名候选者中的10名胜出者之一,参加了在澳大利亚举行的“科瓦里-2015” 三边联合训练。

“除了比拼体能、技能,还要比外语能力、个人形象等方面。”潘孔彬解释说,由于是代表中国参加多国联合训练,因此要能代表中国军人的形象,能体现出中国军人的气质。

潘孔彬告诉记者,联训共有30位官兵参与演习,包括10名中国军人、10名澳大利亚国防军、5名美国海军陆战队与5名美国陆军。在两周多的时间里,这些官兵被随机分为3组,进行联合训练。

“当时就给了两三天的水和干粮以及一把刀,进行为期十多天的野外生存。”他回忆说,除了野外生存,他们还需要完成一系列任务。潘孔彬说,当时为了得到食物,他们大多是去钓鱼,有一次他和几个队员计划“干掉”一头小水牛,结果被一旁“暗中观察”的教官以安全为由制止了。

由于出色地完成了训练任务,并综合当年的表现,潘孔彬在2015年被评为“塔山之星”。2016年,潘孔彬参加了“科瓦里-2016”三边联合训练和“熊猫袋鼠-2016”联合训练,同样表现出色。

“我现在空余时间很少,但是只要有时间就会看看书,锻炼体能。”潘孔彬说,在入伍第四年当排长之后不久,他就调到其他工作岗位任作训参谋,现在任某旅侦察科参谋,工作也由过去的带兵变成了在机关内工作,加班的时间变多了,身体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但我们是作战部队,体能是一定不能落下的,所以一有空我就会训练体能。”

由于坚持看书学习理论知识,潘孔彬还被评为军区“理论学习之星”“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年度新闻人物”。

潘孔彬参军以来,凭借自己的优秀表现,荣立了三等功3次。

如今已经27岁但还单身的潘孔彬也曾被母亲“暗示”过,该找个女朋友了。但是潘孔彬笑着说,他现在在部队就是一心工作,想着能贡献多少就贡献多少,还没有想过找女朋友的事。

他说,由于一些“实际困难”,比如没有办法长期陪伴,他找女朋友挺困难的,于是他就索性先放一放再说。“一切还是随缘吧。”他腼腆地笑着说。

“未来还是会在军营里。”讲到自己的未来,潘孔彬说,自己目前能看到的未来以及计划,都要在军营里完成。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

我是机电兵 高温守机舱

就算是寒冬腊月,不出航时船艇机舱里的温度也在35℃以上,出航时更可达60℃高温,这就是李金龙的工作环境,他负责交通艇的机电工作,机电部门是船艇的“心脏”,提供船艇动力,但这里的工作环境却是常年高温高湿,他在机舱转一圈就全身汗流浃背,衣服都能拧出水。在这样的环境中,李金龙一干就是12年。

李金龙

李金龙

男,广东梅州人,汉族,2005年12月入伍,2008年8月入党,上士军衔,驻地广东珠海。曾获三等功2次,全军优秀士官人才三等奖,广东省军区后勤岗位练兵比武标兵,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士兵等荣誉,现任某部某型交通艇机电长。

最长在机舱站了6小时

李金龙说,工作时不仅要面对高温,而且要适应巨大的噪音。刚接手工作时,他进入机舱后,耳朵只能听到机器的轰鸣声,视线总因为汗水而模糊,只能一边擦汗一边工作。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执行任务后,出了船舱三天后他才恢复过来,感觉就像中暑了一样。如今,只要不休息、休假,他每天都要钻进机舱里。

李金龙所在的艇是交通艇,保障任务多且重,一般情况下,即使艇不出航,他每天都要到机舱里作业两小时;出航时,他就要守在机舱里,艇航行多久,他就要守多久,最长一次出航,他在60℃高温的机舱里待了6小时,感觉人都被“蒸熟”了。

在机舱中,不小心碰到高温机器就会被灼伤。2011年11月,船艇右主机涡轮增压器漏油,必须马上抢修,不然价值几百万元的主机就要报废,情况紧急,李金龙拿上工具就开干,但是正在高速运转的主机表面温度太高,很快他的手就被烫得起泡,但他咬牙坚持到抢修完,虽然整个过程只有5分钟,但他的双手手掌、手臂和背上都被烫伤了。

刚入行太自负差点出事儿

李金龙说,刚入行接触机电时,急于求成,经常跟在班长后面学习技术,一个多月后感觉基本上都学全了,他自负地认为不用再跟在班长后面学了。一次,班长让他检查更换蓄电池,他拧接线螺钉时,不小心把扳手搭在电池负极上,只听“嘭”的一声,冒起了一阵火花,他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都懵了。

紧急关头,站在他身后的班长一把扯开了他,李金龙说,如果不是班长及时出手,他的一条胳膊可能就废了。当他反应过来时,扳手已经熔成几段掉在甲板上。班长说:“你性格毛躁,干机电要沉着冷静,也要胆大心细,你以后也会当班长,所以只学好技术还不行,还要学会提升自己。”李金龙说,班长的这番话一直激励着他。

李金龙刚当上机电长的时候,手下的机电兵都是来自城市的独生子,每年全军装备大检查,难点就是清理机舱底,那个位置污油多、空间小、难操作,要钻到底部拿抺布、拖把慢慢清理,身上的味道几天都消不了。城市兵对着舱底直发怵,李金龙二话不说,带头脱掉上衣就爬进去了,其他战士跟着上。半小时后,每个人脸上都像抺了锅灰一样,但大家都很开心,在李金龙的带领下,机电部门再没有怕苦怕累的战士。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治家)

作者:蔡凌跃 杨逸男 宋昕航 张群 刘玲 陈诗蓝 张丹 陈治家

编辑:火艺卉

编审:曲延涛

来源:广州日报授权发布

传奇广告代理 http://www.cqdl321.com 为您提供


本文网址:http://www.cqdl321.com/chuanshisifu/9550.html
下一篇:没有资料